重庆律师网!本站推荐重庆律师律师!

日本法律如何处理“造谣罪”?

“造谣”的意思是“制造或散布谣言”。那么什么是“谣言”呢?一般都把中文中的“谣言”和英语的“rumor”相对。社会学上对rumor的解释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有关公众关注的对象、事件或问题的荒唐无稽的解释或说明”。谣言的必要条件是“荒唐无稽”,不是事实。但荒唐无稽的说法并不一定就被认为是“谣言”,比如谁都知道“正月里剃头死舅舅”的说法荒唐无稽,但没有人会认真地把这种说法和“谣言”联系起来,因为这种说法无意义,爱信不信,不是“公众关注”的对象。但也不是所有有关“公众关注”问题的“荒唐无稽”的说明或者解释就一定是谣言,谣言肯定伤害了谁的合法权益。比如有人在解释“某地人为什么还没有戴口罩?”这个问题时是这么回答的:“刚买来,还没有拜过,明天就大家都戴了”。戴口罩是公众关注的对象,这个解释也是荒唐无稽的,但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个段子,拿某地的一种习惯在开玩笑,当地人也不会觉得受到了侮辱,所以也不算谣言。所以实际上我们在平常使用的“谣言”这个字应该更加接近“demagogy”这个字,这个字更常用在政治或者意识形态领域,意思是“为了私利而进行恶意煽动(的人)”。就是说造谣还有一个必要条件是“恶意煽动”。于是可以把“造谣”定义为“为了私利而对公众关注的对象、事件或者问题给予荒唐无稽的解释或说明,进行恶意煽动,伤害个人或者公众的合法权益,造成很大的后果的反社会行为”。造谣是犯罪,必须反对和制止造谣。日本法律是怎么制裁造谣这种反社会行为的呢?日本刑法和其他法律中并没有“造谣罪”。理由也很好理解:首先界定“非事实”就不容易,经常超出了一般警察能判断的范围,而且在很多场合界定“谣言”是很需要时间的;其次即便是谎话,如果仅仅是在个人之间或者很小的圈子里说也没有必要去干涉,对于一些在公共场合说的无伤大雅也不损害谁的利益的段子也没有必要去干涉。谣言只有引出了不良后果,损害了个人或公众的合法权益之后才有必要去制裁。在日本“造谣”不是公诉罪,而是谣言的受害者告诉才处理的自诉罪。这个理由也很好理解:如果一个谣言居然没有受害者,当然也就无需处理了。比如说有人说“天上有五个月亮”,这是不会造成后果的,爱信不信。但是要是说某家点心店卖人肉包子,那这家做不成生意了的店就会找那人算账。因此日本惩治谣言的法律根据是刑法的“对信用和业务的犯罪”条款。日本刑法第二篇第35章的第233、234条就是用来处罚这类犯罪的。“散布虚伪消息毁损他人信用或者妨碍他人业务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50万日元以下罚金”。这就是在日本经常听到的“名誉损毁”以及“威力业务妨碍罪”。要注意的是“50万日元(约3万3千人民币)”仅仅是刑法给予的处罚,具体造成损失的赔偿是民事诉讼的内容,和刑事处罚没有关系。另外对于谣言最多的金融界,《金融商品引取法》还有惩罚“散布流言”的条款。此处的“散布流言”指的是证据确凿的利用谣言操纵市场谋取利益,对于目的不是操纵市场的谣言,则按照“威力业务妨碍罪”处罚。《不当竞争防止法》第21条,“通告和散布虚伪事实,妨碍有营业竞争关系的他人”也可用来惩罚造谣者。所以日本警察不会去主动过问“谣言”的问题。警察是文官,警察组织是文官行政机构的一部分。文官和文官机构的特点是因循守旧,不去主动惹是生非。警察机构的存在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如果为了显示其权力而没事找事惹是生非反而可能惹起民众的反感反而妨碍社会稳定,这就违背了警察存在的主旨。另外,在现在的日本,发达的传媒在大多数场合也能做到把谣言消灭在萌芽状态。比如出现了“某某医院发现了7例梅毒性病”的流言,此时根本就不需要某某医院跳脚,各个媒体就会去调查什么是性病、梅毒是什么性病、某某医院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这些病例等问题。不到半天,全体日本人都会成为性病专家。如果真有这种事情,医院想瞒也瞒不过去,当然也没有哪家医院想要隐瞒这些破事;如果无此事,只是竞争对手捏造出来毁坏这家医院的名誉的话,有了媒体的前期工作,警方和检察方在收集证据方面也方便得多了。所以在日本不会发生警察胡乱抓谣言而后来被证明不是谣言弄的非常被动的事情。做错了事有时候是会引起重大后果的,众志成城能干很多其他的事情,没有必要众志成城地挽救不必要的错误的后果。
上一篇:涪陵刑事律师总结七个疫情相关法律问题
下一篇:网络造谣相关法律处罚依据